中込

夏が終わった。

【悲惨世界】战场上的快乐圣诞(2)

3

十二月二十四号那天除了这件事之外别无其它惊险,因是平安夜,船员们都聚在一处唱歌喝酒,只留了几人值哨。

热安兴致高涨,带领着大伙唱歌,博须埃拿来手风琴给他们伴奏。

平安夜,神圣的夜!
人人安息,至圣独醒。
慈祥鬈发的儿子,
睡吧,在美妙的宁静中,
睡吧,在美妙的宁静中。

除了他们这几个法国人外,英国士兵们也加入了大合唱,谁还会在意坐在旁边的人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呢?他们同在一艘军舰上,为着同一个目标奋战到底,他们亲如兄弟。

“公白飞,如果现在突然有了和平,你会做什么?”古费拉克问道。

“和平?不可能的!”

“都说了是假设了,快说吧,你会做什么?”

公白飞考虑了良久,说:“和平意味着法兰西也解放了吗?”

“应该是吧。”

“戴高乐将军也回国了?”

“没错,会的。”

“只要巴黎的大学还没被炮弹炸得粉碎,我就回去大学,做个学生或者做个老师。”

“当然是先喝他个三天三夜!”

说这话的是格朗泰尔,他正痛快地喝着酒,脸涨的通红,几次想要爬上桌子都被让李拦了下来。喝酒壮了格朗泰尔的胆,他看见安灼拉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,便在他身边坐下,一手高举着酒瓶,一手揽住安灼拉的肩。

“敬没来的哥们和那些海上的弟兄,也敬我们伟大的船长阿波罗!”

大伙儿哈哈大笑起来,一个个都举起了酒杯,有人还吹起了口哨,“你这醉鬼!”

安灼拉没喝什么酒,可此时他那雕塑般的脸也比往常柔和些,他只把头扭向一边,同公白飞说话,甚至忘了推开格朗泰尔。

格朗泰尔越发肆无忌惮地盯着安灼拉看,他的心跳得快极了,他不满足于搂着安灼拉的肩膀,格朗泰尔想要抚摸他金色如绸缎的长发,想要牵他的手,想要亲吻他云石般美丽的脸颊,想要吻他的额头,他的鼻尖,他的唇,他的锁骨,他的每一寸肌肤。可他越是向往着安灼拉,越是自卑于自己的丑陋平庸,神越是圣洁美好,渎神的罪恶便越是沉重。

格朗泰尔又说了一堆胡话,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。

临近十二点,宴会接近尾声,水手和长官们纷纷碰杯,许下了他们的圣诞愿望。

“祝咱船平安。”

“兄弟们安好。”

“哥们也好。”

“来场硬仗,快快升官。”

“灵魂和大海。”

“愿情人和老婆永不相见。”

“大不列颠的旗帜永远在头上飘扬。”

这话一出,人群便安静了下来,才想起他们自己的旗帜已经沉入海底了,水手们从酒醉中醒来,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明天的太阳,而是北极寒冷无情的冰山,是潜伏在周围的水雷,炮弹,是无法预知的死亡。

“我们谁去把旗升起来?”一个声音问道,打破了沉默。

“该是我去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安灼拉猛地站起身来,“伽弗洛什掉进水里,也有我的责任。”

他再次冲进狂风暴雨中,巨浪翻滚着如山般扬起,一时间他们竟在大海之下航行。像是海神波塞冬在这时醒来,高高扬起他的三叉戟,阻挡着他们的去路。

安灼拉没法在这风暴中直立,冰早已与水融为一体,可地上的锁链还是冷的刺骨。他一手攀着铁索,一手攥着湿透了的不列颠国旗,向旗杆爬去。

船头在翻滚的海浪里剧烈地颠簸着,他用颤抖的双手将那不属于他的祖国的旗紧紧地绑住,又将它升起,他抬头去望,恍惚间以为自己看见了法兰西的三色旗。


4

http://overseas.weico.cc/share/3804312.html?weibo_id=4129323998697452


评论(1)

热度(46)